接受了伟大先知yl老师的谆谆教诲,我的心里只有咸因。Amen。

军训期间与某辅导员的对线实录。

军训期间与某辅导员的对线实录(不知道能不能把他的奇葩言论发出来0 0毕竟他对于他的卓越吹牛成果享有100%的著作权)。以及本人老阴阳人了0 0

————————————————————————————————————————————

我就直说吧,我对于这次军训的抱怨百分之百是来源于学校搞出来的骚操作,对于军训本身没有任何意见。 我很幸运遇到了非常好的教官、副连、指导员和副指,他们也已经尽力让我们能稍微舒适快乐一些。对于所有的训练合唱和通讯稿的要求,我们连的同学的热情和成果都并不比正向楼lz所展示的差。可以说我们对于目前为止整个军训的过程都是问心无愧的。

但是!但是!学校对于我们的很多方面的做法呢? 我不明白为什么学校要制定这样的时间表。官方的时间表定的是5:30起床,21:30解散,22:00熄灯,但是事实上,我们连通常的情况会比标准解散时间略微延迟几分钟,加上集合列队行走的时间,到达寝室时已经接近了这个熄灯时间了。有些指导员等人在解散前甚至会用这时间“教育”学生,能拖延一小时以上。就算不洗衣服,也要等待寝室四个同学轮流洗澡,在其中又需要忙里偷闲写通讯稿,实际睡眠时间能剩下多少?我很容易低血糖,早上必须更早起床自己泡麦片当早餐,睡得自然更少。据我所知很多同学都是零点左右睡,五点十五左右起床,就算有午睡,这的质量与夜晚的连续睡眠也是有本质区别的。我不相信学校对此一无所知。但这又如何?时间表上给大家预留的睡眠时间是够的,即使做不到也与学校无关。 当然睡眠问题已经是浙大的沉疴痼疾了,我也不多吐槽。 内务问题朝令夕改,有些要求明显脱离生活实际,强求一致性,又不给出一个统一的标准(生活气息的标准十分迷惑)。但是这毕竟是集体主义教育,存在一定合理性,我也不多吐槽。

关于军训服的问题,我们教官直言“完全不符合标准,不知道你们学校是从哪个仓库拉出来的”,虽然价格不算贵,但也绝对说不上是便宜。外套、短袖、裤子、一双军训鞋和一顶帽子90元,用的是最劣质的材料,完全是几块布拼接起来的,穿着这双鞋子去量身高甚至能直接量出我的真实身高。我挺恼火的是,学校一些要求如必须穿黑色长袜等没有提前就说明,在军训见面会的时候才由指导员说明,启真暴利店10元一双可赚了不少。

划分场地的睿智操作让云峰的同学每天往返大西区,让竺院同学每天步行往返西教。我们光到达训练场就要步行半小时大约两公里,可以说最让我痛苦的不是站军姿,而是走的这一段路。 高温预警依然坚持让我们保持训练,为等待领导视察让同学在地面匍匐50分钟,会操让同学暴晒而领导在阴凉处玩手机,这些都暂且不提。军训开始前保证会运送饮水,事实上是从我们在太阳下训练了第二天、等有报名了送水员的同学主动去问了才开始。并且我们连190来号人,半天只送了一桶还没有饮水机桶装水(10L还是15L?)大的热水。 没错,是热水。 这些都不是极其过分的事情,属于稍微忍耐一下也不是不可以的程度,往届学生也都是这样过来的,但是“从来如此,便对吗?”,我本来也没有想着要这样写出来,总体的军训还是很快乐的,但是看到正向楼,感觉lz是搞错了我们愤怒的重点,所以开一个负向楼说明一下。 集合时间快到了,我得先去准备了,中午或许会放些图或许会有所补充。 以上。 ——————————————————————————————————————

这是前几天早上八点多的训练场,我想但凡在那几天出过门的人都知道这种天气是有多阴间,我们训练时是持续在太阳下暴晒,只有休息时间能够蹭一下其他连的场地在阴凉处(说明一下,其他连队也是上午下午至少有一段时间是要被暴晒的,我们连队运气不好,分到的场地四面没有建筑物,全天都比较晒) 即使教官允许我们脱外套,恐怕也没有谁能觉得这段时间能很轻松就熬过去吧。 地面温度是碰一下都烫手的程度,阳光照射的饮水温度亲身体验至少是略高于口腔温度的。

这是在上述天气、绝大多数同学都疯狂喝水疯狂出汗的情况下送来的水。我们连的人数接近190人。

另外,前文说过往返大西区的路程非常痛苦,不仅仅是劳累许久、水泡众多、隐痛持续不断的双脚走的很痛,也是这一段路程必须【不能脱外套】【在阳光下暴晒】【保持一定速度】前进。 这大概也是yl老师没有办法体会到的事情吧。 我有在关注yl老师的正向楼,看到里面有提及了我这里说到的【领导不当人】的部分,对于其他吐槽却顾左右而言他。 正向楼前面几层说明的角度也是从连部同学和他作为辅导员自身的角度,但是参与军训的大部分同学,都是像我一样忍着身上的各处酸痛在高温下站立三小时的同学,都是在训练的间隙挤压出构思通讯稿的时间、认认真真完成任务的同学。

我也再次说明,我们连同学在通讯稿和合唱方面所展现出的热情和获得的成果都不比正向楼所展示出来的差,并且也绝对说不上“卷”。我想,在合唱比赛里没有除了钢琴伴奏以外的乐器和表演,没有任何多余的道具,专注在强弱、轮唱和音准等合唱技巧上,也绝对可以说是一股清流了吧。这就像yl老师自己所说,不过是想把这件事情认真地做好罢了。 我们在训练方面也都是规规矩矩完成教官的要求,没有对此有多余的抱怨。我的不满指向的是学校提供的劣质衣物、低效的管理、被权力异化的部分人和浙江大学的人文关怀。

我觉得从某种意义上yl老师也是一个挺包容的老师,但是他思考的角度仍然在吹着空调的办公室里,在高高在上地审视我们。他表扬的是连部的努力而非每一个同学在军训身体的痛苦中坚持下来的努力。他把所有人的咬牙坚持看作是理所当然,达不到就是“吃不了苦”“意志不够”。 我理解并且赞同军训的意义,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忍受【过度的】【可能会对日后长期的身体健康造成影响的】恶劣条件,并且这其中很多分明是可以改善的。 这几天我看到太多的学长学姐说我们这届“娇气”,接着搬出许多的大道理诸如“前辈的物质条件更差”一类,但是时代已经变了,国家要求的军训要让我们体会的是集体主义和合理程度的坚持,而不是持续忍耐以上所说明的恶劣到不合理的外在条件。 我的对于军训的态度在上面应该也很努力的解释清楚了,作为一个对浙江大学仍然具有一些情怀的普通同学,我真的,真的非常好奇,领导们如果能看到,会怎么回应这些问题。 另外我也很想知道,杨亮老师会怎么回应。 ———————————————————————————————————————

另外关于军训绩点的问题,当绝大部分人都已经付出了90%的努力来认真度过军训的这十五天(对于这种身体痛苦的训练,只要能度过这段时间,理解成90%的基础努力值应该没有不合适吧?),却仍然要强行把学生分配到正态分布里,这合适吗?(疑问句) 对于每一个完整度过军训的同学,决定性的分数差距在于通讯稿和少数加分(合唱、方阵等的加分,这些都是大基数的,参与的同学非常多,影响应该并不大,除此以外就是哨兵、送水员等,跟整体训练时间相比应该占用时间很少)获得不同分数的同学努力的程度真的有分数显现出来的这么大吗?(疑问句)军训的本质是文艺比赛(大头加分在于通讯稿和合唱等上)?

该辅导员发表了一通奇异言论后顾左右而言他,不再回复。。。在军训结束后的一周我才知道他是我留任的组织的新指导老师,并且在见面会时仅仅花了一个小时就以令人惊奇的逻辑引起了我们部长团16人的震惊与愤怒。该说不愧是伟大先知yl老师,给予了我们小小一个学生组织高瞻远瞩的奇妙构想,我的心里只有咸因。Amen。

留下评论